乐享生活,把爱带回家

销量暴涨600%,这个充满荷尔蒙的行业迎来爆发式增长!

2022-05-19 09:39:45 作者: 欢恋情趣

网上一直有个流传的段子:

小时候男孩子喜欢电动玩具,女孩子喜欢娃娃。长大了男孩子却喜欢娃娃,女孩喜欢上了电动玩具。也许这就是成长吧!

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“娃娃”。

每一个渴望一夜春宵,却又囊中羞涩的腼腆直男,也许都会忍不住买一个仿真娃娃在家,加上这次疫情,让“宅经济”释放了更多潜能,仿真娃娃市场的增长值得关注。

一、男女比例失衡,5个男性中有1个单身

男女比例失调是现代社会一个延续已久的问题,2019年1月17日,国家统计局发布2019年中国经济数据,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4亿。从性别结构看,男性人口7.15亿,女性人口6.8亿人,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了3049万。

根据民政部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超2亿之高,其中独居成年人口超7700万,这一数据还在不断增长中。在这个经济快速发展的社会,单身人士越来越成为主流,男多女少的社会环境下,男士“单身狗”又占据多数。

在腾讯发起的《中国人婚恋观大调查》中显示,到2020年,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3000万到4000万,这意味着平均5个男性中将有1个找不到配偶。

对象不成需求在,所以情趣用品中的仿真娃娃拯救了无数单身男士。

不过,早前的情趣市场属于灰色产业,严格受到监管,最初在上世纪80年代,性用品属于严厉打击范围,公安部曾明文规定生产和销售跟性有关的物品是犯罪行为。

后来相关政策才逐步放开,直到1993年,允许性用品列入医疗轴劣健康用品,随之进入了行业的探索期,但生产依然受到药监局严格监管。

随后的十年时间,行业监管渐松,2003年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发文宣布仿真式性器具不再作为医疗器具管理,行业开始慢慢开花。

二、性观念脱敏,情趣用品销量暴涨600%

监管放松了,中国人的对性的观念也“脱敏”了,在过去,受传统观念影响,对绝大多数人而言,“性”都是一件难以启齿的私密之事,如今已经渐渐从一个谈性色变的年代走向开放,越来越多的人,不避讳谈论性话题,网上能看到越来越多关于性的言论。

情趣用品零售商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曾面对媒体表示,曾经多数人碍于面子让他的公司招工难,如今,员工招聘已经不再困扰,在饭局上,蔺德刚也可以坦然介绍自己的工作。

不少人看到情趣用品这片蓝海,情趣用品产业于浙、粤地区快速建立,电子商务的一阵风刮过,加速了行业的发展。情人节、520等节假日,成为情趣用品消费的旺季,根据天猫超市的数据,2018年520期间,巧克力、糖果在天猫超市达到的订单量较平时分别增长了284%和93%,而情趣用品的实时销量更是暴涨了600%左右。

截至目前,情趣用品企业数量的新增量达到了巅峰,共有1348家。2014年以来,行业内多家厂商挂牌新三板,到目前新三板挂牌的情趣企业有五家。

根据艾瑞咨询研究报告,2020年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将突破1300亿元。

网易春风发布的《2018中国80 90性福报告》显示,受访用户中,有超过50%购买或使用过情趣用品,情趣用品渗透率为38.5%,相比于日本74.1%的渗透率,中国情趣用品市场增长潜力大。

三、男人的市场,求“爽”不怕贵

据京东消费大数据显示,2014年至今,男性一直是购买情趣用品的主导力量,且与女性购买的差距逐渐拉大,说明女性在购买成人用品上还是稍显羞涩。

即便男用器具的单价超过女用的10.5%,也不能阻挡男用器具的销量火爆。

其中,男用器具的销量基本与计生必需品——避孕套持平,而价格并不便宜的仿真娃娃销量占比越来越大。

阿里健康发布的《2018情趣报告》显示,仿真娃娃线上购买超过170万+个,相当于5个冰岛的人口总量!这说明了,对于购买情趣用品,男性的追求就是一个“爽”字,价格不在话下。

其实,早在1601年,荷兰就早已发明出了初代仿真娃娃的雏形,是仿真娃娃之母。

为了让丈夫多些代入感,走心的女人们会亲自设计娃娃的外衣,并用昂贵的丝绸充当头发,力求把娃娃复刻的和自己一样精致,所以藤条娃娃又名“荷兰妻子”,寓意是水手老婆们的分身。

在情趣用品行业的探索历史中,自然是少不了日本的。

1956年,为了避免南极科考队员执行任务时,长期禁欲影响健康,在听从当时国内心理专家的建议后,日本政府公费研发了国内第一款仿真娃娃——代号南极1号,希望能让长期处于孤独状态的队员,能有一个情感寄托。

但受限于当时的技术,最后成品有点让人大跌眼镜:

直到1970年间,乳胶材料才如同救世主一般进军娃娃界。凭借顶级的拟真性能,乳胶娃娃终结了仿真娃娃的材料进化之路,还原了更多女性身体的细节,并且会有意模仿情色女优的外观,刚推出就成了爆款,几乎每一本杂志上都有它们的广告位。

近年来,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,为仿真娃娃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性。

未来,“性爱机器人”也许会替代仿真娃娃,从一个泄欲工具,进化成千万单身直男们的精神伴侣。

总而言之,以仿真娃娃为代表的情趣用品不单单是一件简单的宝贝,更是承载了中国人性爱观的改变,人们对此不再羞于启齿,在情趣用品的这个市场上,越来越多人参与其中“掘金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