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享生活,把爱带回家

新闻系毕业,她用身体去“采访”情趣用品

2022-05-17 17:18:13 作者: 欢恋情趣


“你可别把我写成一个从良的妓女。”她说:陶春霞坐在我面前,唇上涂了深绛色的口红,嘴角向下垂着。



她是第一批在网易轻博客上传私房照的人之一,在诗歌圈里,也有人说她是用身体写作的颓荡诗人。但她最广为人知的身份,是一名情趣用品体验师。


《睡我》


常有男人扬言要睡我


就像婴儿嗷嗷待哺


共相而言


所有人都受到了我的滋润


晚八点,楼下的烧烤摊人声鼎沸。陶春霞躺在床上,手里捏着跳蛋,双眼凝视天花板,她正在努力捕捉玩具与身体敏感处的契合点。呼吸逐渐缓下来,趁着感觉还未完全消退,她连忙提笔记录刚刚的手法与姿势。


这些写下来的切身体验,在明天将成为这款情趣用品的测评。


陶春霞所在的公司有四间会议室,都以女优来命名,最大的那间叫“小泽玛莉亚”。品牌商送来的样品被随意放在桌上,对于这些逼真的玩具,大家都习以为常。


和其他电商一样,这家公司全靠线上商城和网络直播盈利,一旦脱离互联网,将举步维艰。然而目前国内的情趣电商都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,如同待嫁的姑娘,藏着掖着没人要,跨出家门又被说是不守妇道。想给产品做广告,法律不允许,可不打广告,东西卖不出去,公司将无以为继。


“这个行业,法律法规和电影分级制度有点像,看不见尽头,前途都是灰色,今天吃得满嘴流油,明天就被杀头,都是当权者决定的。”陶春霞说。为了在灰色制度中钻寻缝隙,她在测评中用拼音代替敏感词,打码遮掩图片里的关键部位,像春季的野猫,小心翼翼地走在墙头,压低嗓子,向四周传递隐晦又撩人的讯号。




对陶春霞的“讯号”发出回应的人并不少。测评发出后,时常有女用户来向她讨教:“这款真的那么好用,能高潮吗?”男用户则鲜有正经问题要问,更多是抱着猎奇的心态来窥探她的私生活,或者在留言区问她:“约不约?”


真正对测评内容关心的,通常不是用户,而是品牌商。他们不希望产品的弊端被写出来,经常来问陶春霞:“明明这款产品是最好的,高潮很容易,为什么你就没反应?”有时她被问烦了,便直白地说:“没反应就是没反应,反正就是不好用。”


做这一行的时间愈久,陶春霞愈发觉得自己跟美妆博主差不多。挑振动棒与挑口红一样,都是用了写出感受供人参考,没有外界想的那样神秘。她平时只需要和品牌商与同行沟通,人际关系还不如楼下小卖部阿姨复杂。


即使如此,她还是没有跟家里人说过自己的工作。每当父母问起她在做什么,她就点开手机上的新闻客户端,指着上面说:“你看今天的新闻,我就是写这个的。”


陶春霞大学时学的是新闻采编,毕业后她在一家公司做过编辑,编稿排版日复一日,闷得她喘不过气来。有一次她实在无聊,索性到厕所里抵着隔板自慰。从厕所出来,她看着那群埋头苦干的同事,顿时感到庆幸。这份工作还没做半年,她就辞职了。


如同受到潮汐的吸引,陶春霞来到厦门他趣,用身体去“采访”情趣用品。这个决定对她来说,并非出于叛逆或猎奇,而是一种对本性的妥协。



《我的父母亲》


我的父亲


我的母亲


在床上勉强X了


生下了我


带给我一生源源不断的罪恶


我为他们而赎罪


陶春霞从小没喊过“爸妈”。直到她上小学,父母才发现这件事的严重性,可那时她已经改不过来了,整个家里,她只认奶奶。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只有过年才回来,她一直觉得,奶奶才是自己唯一的亲人。


奶奶是个高个儿女人,总是穿着斜襟疙瘩衫。陶春霞刚上小学时,奶奶得了中风,半身不遂,只能瘫在床上。因为没人照顾,奶奶的大小便就拉在床上,隔着门板都能闻到房间里的臭味。每次放学经过奶奶房门口,她都会感到很愧疚。


好几次她跨进去,奶奶看到是她,想支起身子,却动弹不得;想和她说话,又发不出声音,只能哽咽。那时她还不知道,中风的人,连哭都费劲。


奶奶是在她四年级时去世的。吹吹打打的丧礼上,陶春霞没有哭,她只是难过,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了。


在阴郁的日子里,陶春霞对班上一个男生有了懵懂的好感。入夜后,她想起男孩,情不自禁地抱着床单,从床头滚向床尾,再从床尾滚到床头。


上了初中,陶春霞迷恋上安妮宝贝,向往着能成为小说中的女主角,与男人发生各种纠葛与分离。在书里她慢慢明白了男女之间的喜欢是怎么回事,对班里长得好看的男生心生情愫,还把这些小心思都记在日记本上。


虽然心理在慢慢成熟,但从小营养不良的陶春霞,发育速度极缓。初二时她仍然长得又瘦又小,是班里最后一个来月经的女生。


发育没多久,陶春霞就察觉到身边的女同学们都穿着小背心,可她的母亲好像不懂这些,从来没提过要给她买,她自己也不知道,这种东西要到哪里弄。为了遮掩胸前两颗小小的凸起,哪怕在夏天,她也要用校服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


真正解救她的,是表姐给她送来的一堆旧衣物,里面恰好有一件小背心。那几年,陶春霞全靠这件小背心。白天穿晚上洗,日子久了,布料变得泛黄发硬。家人没过问,陶春霞也不好意思提起这件事。



《捷径》


我喜欢自慰


它带人上天堂


这是完美主义者的捷径


高中时,陶春霞无意中在网上下载了一本古典色情小说,里面的内容使她全身冒汗,下半身莫名地兴奋,这是她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性刺激。她面红耳赤地四处张望,又低头用手掩着屏幕看了一遍又一遍,看够了删掉后才松一口气。